奢侈品牌从未正式进入过朝鲜但当地的奢侈品

时间:2019-08-05 09:31:26

时尚商业评论 Business of Fashion 至少给我们普及了一件事,即时尚经济在朝鲜是存在的,而且规模还不小。

2014年,在朝鲜生活了20年的Je Son Lee 在 NK 上发表了一篇名为《 时尚在朝鲜有什么用?》的文章,文章开头就说 : 20 年了,即使我从未把注意力放在朝鲜的时尚之上,但如今也可以说出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近年来,朝鲜各种美女乐团的视频和穿着高跟鞋、短裙的街头女孩照片频繁出现在各种报章站上。在英国《卫报》的描述里,这些形象带着迷人的异域风情。

这个情景似曾相识,特别像上个世纪中期出现在天安门前的几抹彩色运动装。那时候,灰暗是中国影像在国际上的主色调,而出现在北京大街上的彩色让采风的外国摄影师为之一振,他们看到了中国正在冒泡的美丽事业。直到前几年,模特杜鹃身着红裙站在天安门和上海外滩前拍下的照片,也在国际上屡获殊荣,国际舆论对中国这样的政治大国和时尚的结合还是有很多话想说。

但和中国推进的改革开放不同,大多数人其实搞不太清朝鲜对时尚的态度,毕竟用时尚生活来提高国际话语权显得太过绵软。不过自从去年十月,金正恩举行了浩浩荡荡的70周年阅兵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一些改变在这个神秘国度悄然酝酿。

一些数据表明时尚在朝鲜正崛起 2013 年,韩国议会收集的一份数据报告中显示,在金正恩上台以来,朝鲜的奢侈品支出对比 2011年翻了一番。2012 年,进口奢侈品总额达到近6.5亿美元,而金正日时期的平均年总额只有 3 亿美元左右。这些增长主要集中在化妆品、包袋、皮具、手表和汽车上。

你可能会想,朝鲜的经济形势足以让人们思考时尚和奢侈吗

奢侈品牌从未正式进入过朝鲜但当地的奢侈品

?的确还不足,根据 CIA 世界事实记录提供的数据来看,在总人口为 2500 万的朝鲜,其人均收入于 2013 年达到 1800 美元,但相对于韩国来说,这个数字明显微不足道,韩国的人均年收入几乎是朝鲜的 20 倍还高。

如今的朝鲜经济依然受困于国际高压环境中,在 2006 年、2009 年和 2013 年进行三次核试验后,朝鲜接受到了更多的国际禁令:禁止进口武器、禁止国际银行银行交易和旅行,以及禁止进口奢侈品等。

然而,这些禁令和朝鲜实际的市场需求存在沟壑。 时尚商业评论 Business of Fashion 在一篇报道中表示,平壤的生活水平相对于朝鲜的其他地区来说已经挺高,衣服和造型品的数量在这些年有所增加,虽然这些变化十分有限且缓慢,不过比局外人想的好得多。

资本是无孔不入的。人们发现,平壤的百货商店储存着不少的进口奢侈品,比如 Hae Dang Hwa 商场看起来就和你在东京和首尔看到的商场差不多,里面卖着香奈儿、迪奥和兰蔻的高档化妆品。 Rakwon 商场还卖 Adidas 的鞋和进口威士忌。而购买这些产品的人,被称为 donju ,大多是权贵。

金正恩夫人身侧放着迪奥包

朝鲜的进口奢侈品从哪里来? 明面上,大多数的朝鲜奢侈品都是从欧洲直接买来的。BoF 称,瑞士生产商在金正日时期就每年出口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手表到朝鲜。

但其实在朝鲜最为活跃的流通渠道是黑市。它往往发生在中朝边境。它的朝鲜语名称为 jangmadang ,意思就是自由市场。起初,黑市是饥荒期的朝鲜人在国家分配制度失灵之下换取食物和货币的隐蔽方式,后来慢慢发展成多种商品交易。

在Je Son Lee 的文章里,他回忆到上个世纪90年代,在那个大多数朝鲜人还是穿着本地生产的服装时,中朝边境交易就已经开始扩大。

我隐约记得上幼儿园的第一天,我穿了一条裙子,上面绣着 中国制造 ,还有一双鞋,上面有花朵。因为时髦的衣服,我在那天受到了老师很多关注。 Lee 在 NK News 上写道。

出生在 1990 年的 Lee 如今正是黑市的核心人群。这一代人生长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年龄在 18 至 35 岁之间,占全国总人口的 25%。一位供职于时尚传媒机构 Oikonomos 的总监 Inhae Yeo 在接受 BoF 的采访中说, 黑市对于朝鲜经济来说十分重要。 事实上,它已经是看重出身的 Songbun 阶级分配制度下,80%的家庭的收入来源。

非法黑市在金正日时代就已经是一种常态,成为商品供应和人民牟利的主要来源。

而在金正恩上台以来,黑市加速发展,这成为了当政权力的两难问题。但为了防止因为打击黑市而撼动利益相关方,朝鲜政府只能推进有限的经济改革。即使在现在,学校这样的地方也依然是私下交易的主要场所,只因为它最安全。

根据首尔智库 KDI 的数据显示,中朝两国的贸易额在 2014 年为 63.9 亿 美元,在朝鲜全国贸易中占比 90%,中国几乎是朝鲜唯一的经济门户。

不过 KDI 的数据也显示出了一些新问题,2015 年,中朝交易降低了 15 个百分点,这和联合国施加额外制裁不无关系。2016 年,两国的双边贸易可能会进一步被压缩。

Moranbong

不得不聊的三八线 在黑市中贩卖的奢侈品里,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假货,因为价格低廉等原因,朝鲜人接受这些仿制品。这些假货一部分来自于中国,而另一部分则来自它的另一个邻邦 韩国。

众所周知,韩流文化中不乏物欲的引导,擅长把时尚商品的广告植入节目也是其娱乐产业中最大的优势之一。据 BoF 报道称,韩国演员金泰熙的鞋子在平壤的百货中就出现过仿冒版,上面清晰地标注着 在韩国生产 ,大型商场里还常会发现假冒的 Burberry 风衣。

要理解这种现象其实不难,从情感和文化根基上来讲,韩国都是朝鲜无法忽视的存在。面对曾经的兄弟席卷全球的流行文化,朝鲜可能正如鲠在喉。

新兴的黑市一代也是在韩流下成长起来的,他们语言相通且同宗同源,受到的冲击自然不必说。尤其是韩国流行文化中常在 MV 和电视剧中出现的 纸醉金迷 ,在朝鲜年轻人中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韩国显然很明白朝鲜的心理动态,而文化则变成了政治抗衡的武器。比如去年,韩国在就三八线附近拿高音喇叭播放韩国男子组合 Big Bang 的歌以此示威。

时尚和流行生活变成了权力驱使的心理战术。说来有趣,朝鲜在这场娱乐化的战役中并不想输掉,它仿造着韩国的 少女时代 推出了一支自己的女子乐队,名叫 Moranbong。Moranbong 唱出的第一首歌就是《我的国家是最好的》。

更有趣的是,在 Moranbong 发布的音乐MV中,人们看到了朝鲜的新一代女孩穿上了短裙和高跟鞋。MV 一经公布就在西方的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因为在之前,那些驻扎在朝鲜的媒体观察员一直都向外宣称,朝鲜人在着装上遵循着严格的标准,衣服应该宽松,裙子应该及膝,牛仔裤只能是黑色,因为蓝色牛仔是美国的象征,而且染头发是禁止的。

但这些年,这些着装法则显然有所松懈。一位旅行社的工作人员 Vicky Mohieddeen 对 BoF 表示,在街头上,背品牌包不再是不寻常的事了。就连金正恩的妻子李雪主也因为背过 Christian Dior 的背包,成为了这个国家最亮眼的时尚标杆。

我想,朝鲜人比韩国人更对时尚痴迷,因为他们身着的服装正代表着自己的经济地位。 Je Son Lee 表示。

但正如那些假货一样,浮在表面的时尚很难真正说明朝鲜在根本思潮上的改变,它有时候就像做做样子。韩国大学的朝鲜研究教授 Yoo Hoyeol 就是这样认为的,他相信开放着装条件只不过是朝鲜政治计划中的一部分,因为金正恩想展现自己 熟知先进新文化 的一面。

相关阅读
旅游酒店农村旅游及人力资源产业将迎利好荐DG 2021-03-26

被称为国有文化传媒行业整合“第一局”的上海文广(SMG)重大资产重组大局已定。除了拟将A股文化传媒板块中市值排名第一第二的百视通、东方明珠公司合二为一外旅游酒店:农村旅游及人力资源产业将迎利好 荐2股 类别:

尚品宅配大国品牌助力中国定制家居之崛起蹭飞 2021-03-22

首页 装修资讯 尚品宅配:大国品牌,助力中国定制家居之崛起 尚品宅配:大国品牌,助力中国定制家居之崛起 2019年04月03日14:20 家居装修资讯 家居产品的更迭来源于大众对家的要求,中国,是家居制造大国,从古至今,“家”

玖富在两年前看到了什么亿移动金融用户.鼓励 2021-03-22

玖富在两年前看到了什么? 7.6亿移动金融用户 国内第三方数据服务平台TalkingData近日在北京发布的移动金融应用行业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中国移动金融用户数量已达7.6亿,而在2014年同一时间,这一数据仅为3.3亿

玖富孙雷互联网金融竞争关键在于场景.DG 2021-03-22

玖富CEO孙雷:互联金融竞争关键在于场景争夺 5月8日消息,玖富杯互联金融创业大赛昨日在京启动,玖富CEO孙雷在现场表示,玖富除了内部孵化出悟空理财、闪银Wecash等移动金融产品外,也一直在寻找优质的外部孵化项目,举办

少年派漂离李安为微电影狠爱你献声鼓励 2021-03-22

电脑下乡4月启动:山寨上本极可能搭顺风车2016年的贺岁档有些冷清,从11月29日至12月31日,总上映片量只有18部左右。在这样的尴尬局面下,红星美凯龙爱家日微电影《“狠”爱你》惊艳上映,为缩水严重的贺岁档增加了一抹亮

王雪红挂帅亲自出山殊死一搏前景难言.鼓励 2021-03-22

王雪红挂帅亲自出山 HTC殊死一搏前景难言乐观? 尚未走出业绩低迷期的HTC终于让身为创始人兼董事长的王雪红坐不住了。近日,HTC宣布,由王雪红接任周永明成为新CEO,意味着王雪红将披上战袍,更全面地参与HTC日常管理工作,

友情链接